• 2009-07-30

    路上的血迹

    前段看到一个英国乐评人的文章,他把“Tangled Up In Blue”评为Bob Dylan最出色的一首歌。最好之类,不用当真,但这确实是一首无比伟大的歌

    创作【Blood on the Tracks】专辑之前,迪伦学了段时间画画,然后就把立体主义用到歌曲创作中了。看毕加索著名的小提琴画,他把小提琴的各个侧面同时呈现在画作上,这个形象不是眼睛看到的,但却是心中知道的。而“Tangled Up In Blue”这首歌,每一段都是歌曲猪脚的一个生活画面,一幕接一幕堆叠在一起,就像毕加索的小提琴,是一些最刻骨铭心的时刻。据此推导出一个有着严整情节的故事,多少都会带着臆测成分。但是大致上,这还是一首关于不安定灵魂的流浪之歌,一个总是在路上的形象。《摇滚成金》一书的作者说,这首歌唱的是口琴手Little Walter,对此我没有查到能加以证明的资料。而且,就算迪伦创作时有一个具体的参照,出来的还是骚逼人生的普遍写照——即使跟最心爱的人,也无法停歇下来,心里总有一些东西在召唤前行。说这个东西的文艺作品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电影比如【燃情岁月】【德州巴黎】那样的

    其实这跟之前说黄砖路爱丽斯奇境地包括迪伦自己的麦吉农场都有些相近,那样的歌估计能有几百万首,但写到“Tangled Up In Blue”这种水平的绝不会很多,歌词实在是太棒了。我经常拿最后一段煽动自己,身边的人都工作稳定,好多都结婚了,你个傻逼折腾啥!迪伦说了:我之前认识的那些人,对我不过是些幻觉,他们有的成了数学家,有的做了木匠的老婆,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不知道他们要在生命中做些什么,反正我这个傻逼,依旧在路上,不着调地走向下一站,我们有相同的感觉,我们有跟别人不同的看法,我们要傻逼到底

    对这个事,Leonard Cohen也说过很多,比如著名的“Famous Blue Raincoat”,这首歌的故事很清楚:我心爱的女人被你装逼的文艺气质吸引,不喜欢我,结果你又要听从心底的召唤去流浪去到沙漠中过家家,女人就回到我身边了,但她依然爱着你。男猪写信的对象就是那个总是在路上的傻逼。不过在科恩的歌中,是不会有“有的做了木匠老婆”这样的现实主义形象的,有的只是一个超尘脱俗的青烟般的迷梦。这个迷梦的另一端,就是Bruce Springsteen了,在老板的歌中,傻逼一上路就带着老婆甚至拖家带口,或者干脆是小人物无处可逃,只有强撑起一点希望艰辛地生活,相信承诺之地。也就是说,完全是现实主义的

    所以,单这一个在路上的形象,就能反映出迪伦、科恩、老板三个人不同的个性和创作态度,科恩是艺术家的无关时代的,老板是人民的紧贴时代的,迪伦则在两者之间。对我来说,老板属于上午,起来了,又是新的一天,我们生来奔忙,燃起激情,到穷山恶水中拼命;迪伦属于下午,激情还在,但多少冷静了下来,多了一份超脱的眼光;科恩属于晚上,一切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自己最温柔的呢喃。在这三种的任一方向上,都有无数的类似乐人,但无论是作品质量还是时间跨度,没有在他们三个之上的,今年,他们居然都出了新砖,真是几十年如一日地走在自己的路上。希望他们能一直唱下去

    分享到:

    评论

  • 关于那个立体主义的画,迪伦说自己在这张砖里经常转换叙述视角,时而第三人称时而第一人称,转换带来微妙的不同感觉,但是旁观者从整体看对整个故事的理解并没有影响。
  • 我还是注册一个账号吧。。。回复了都不知道。。。厄那个是我。。。
  • 我还是注册一个账号吧。。。回复了都不知道。。。厄那个是我。。。
  • 我看bootleg 1-3 liner notes提到dylan说到把部分和整体同时呈现, 我就想,咦这不就是小老鼠说的吗。哈哈。

    dylan说听到别人喜欢这张砖觉得奇怪,怎么会享受这种痛苦。
    回复gugu说:
    谢谢支持哈
    2010-05-10 22:49:01
  • 我感觉他是既不能长久相爱,也不能安定。两者已经不知道孰因孰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