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3

    61号高速公路

    即使明白蓝调对Bob Dylan的影响,在听到他新砖【Together Through Life】中“My Wife's Home Town”那样的歌时,都难免会暗暗吃惊,没有隐晦的致敬和自身才华的融合,直接是对经典芝加哥蓝调的照搬——用的是Muddy Warters“I Just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的曲子。其实早在同名处女砖中,他就已经翻唱过纯正的老蓝调,比如对Blind Lemon Jefferson“See That My Grave Is Kept Clean”的重新演绎,被誉为是该曲最好的翻唱版本。但是在他的原创歌曲中,那样纯粹的照搬并不是很常见

    也正因为Dylan一贯的隐晦和融合特性,他的蓝调风骨经常会被至少是国内的乐迷忽视,大家更喜欢说他的Folk根基。事实上,只要剖开他的歌词,会发现Dylan同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蓝调歌手,即使他的歌不一定有传统十二度音程加“A-A-B”的经典蓝调结构(蓝调音乐本身也早就不受此限制了)。就像他为Woody Guthrie写过“Song To Woody”一样,他在【Blood on the Tracks】中写过芝加哥传奇口琴手Little Walter,在【Love and Theft】中写过三角洲蓝调教父Charley Patton。更重要的是,蓝调背后的音乐精神和文化隐喻,自始至终都影响着他的音乐创作和精神历程

    所以,我们可以一再在Dylan的歌中听到“归乡”这个主题,音乐上,他一直在致敬,一直在参照传统,与之并行的,是寻访归乡路的灵魂奥德赛。比如,他早就唱过“Highway 51 Blues”(同名处女砖中的歌),后来又写了“Highway 61 Revisited”并拿此命名专辑。这些51号61号的高速公路,直接的地理指向就是密西西比三角洲的高速道。曾经,在那些岔路口,Robert Johnson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换来了惊人的吉他技艺。曾经,顺着那些道路,一批批黑人农民,前往北方的芝加哥,他们带着对新生活的梦想,也带着他们日后将会改变音乐图景的传统——蓝调。在与此不同的地理道路但是类似的文化道路上,Bob Dylan从明尼苏达前往纽约,Bob Dylan们从各自的起点走向各自的下一站。这些岔口、公路,是文化和人类精神的象征和隐喻,“重访61号高速公路”,不过是回到来路上,继续前行——呃,跟之前说黄砖路和爱丽斯奇境地那个很像,这个Dylan也有非常相近的意象:“Maggie's Farm”,“我不会再在麦吉的农场干了!”再见,麦吉的农场

    具体到“Highway 61 Revisited”这首歌,其中有一段很诡异的歌词:“如今第五个女儿在第十二个夜晚/告诉第一位父亲情况不妙/她说我的肤色太白/他说过来到灯光下面/他说你说得没错/让我告诉第二位母亲事情已经结束/但是第二位母亲和第七个儿子在一起/他们都在61号高速公路上”。对于这段歌词,人们一直有很多猜测,说它来自《圣经》,浪漫派诗歌,垮掉的一代,等等。后来,Dylan自己说,其实它来自Willie Dixon为Muddy Warters创作的“Hoochie Coochie Man”:“第七个月的第七天/第七个医生在第七个小时说/他生来有好运,我知道你明白/我有七百美元,你为何不同我厮守”。这些歌词显然有非常神奇的力量,才会如此吸引Dylan,都是什么意思?其实无非是巫术和心理暗示:七代表好运。混沌的生活表象和难以捉摸的偶然总是让我们不安,通过各种迹象明了命运始终是人心的需求,其实就是要感受到决定混乱现实的背后力量

    这些歌词捕捉到了那样的力量,捕捉到了日常生活的神话色彩,那些力量就跟决定Dylan音乐形式的蓝调传统一样,接近决定了一切的上帝——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圣经》,诗篇二十三章二节)

    分享到:

    评论

  • 我还是更喜欢Muddy Warters的I Just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 特别是中间那段口琴独奏。Dylan不老的话唱不出那个味道
  • 我原来还一直在想'Fifth daughter on the twelfth night'会不会是跟莎士比亚那<第十二夜>有关的. 没想到<呼哧枯痴人>里那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