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0

    X世代贱客代言人

    还记得N年前看【Clerks】的情景。当时正是我看片最凶的时候,整天都在宿舍看碟,而且看的东西基本都能把身边的人吓跑。【Clerks】是个例外,跟隔壁宿舍一哥们一起看的,两个人都笑抽筋了,低俗不堪却又创意十足的厕所笑话,真是能吸引任何人的。此后却没再看Kevin Smith别的片,一直到【Clerks 2】,然后去年把他以前的片看光的,最近又补看了去年的【Zack and Miri Make a Porno】。

    作为90年代美国独立电影最具代表性的导演之一,Kevin Smith用绵延不绝的搞恶段子反映了X世代百无聊赖的无谓心态,这些人像他电影中的角色一样,看漫画长大,互相开一些恶毒的玩笑,在便利店和超市消磨时间。这些年轻人跟老一辈有着强烈的口味差异,随着他们渐渐成为观众的主体,美国独立电影越来越火越来越主流,情况跟新好莱坞时期一样。之前整个80年代,美国独立电影业的半壁江山都是靠录像带支撑的,当时贾木许他们可没今天那么风光。索德伯格纯雅皮的【性,谎言,录像带】可以作为一个起点,之后美国独立电影无论是商业还是奖项都节节高升,就奖项说,索德伯格、大卫·林奇、科恩兄弟接连夺得金棕榈,牛逼大发了。再然后就是【心灵捕手】、【低俗小说】、【Clerks】这些标志性影片代表的高潮,小金人,再次金棕榈,票房冠军,要什么有什么,影响力一时无两。大公司也收的收设的设,基本都有了下属的独立电影分部,其实是越来越不“独立”越来越不“纯”了,但是,这就是流行文化最有意义最能保证活力的部分啊,独立、边缘、草根等等,只有变成主流才有足够的价值

    跟上面提到的所有其他导演比(包括昆汀和范桑特),Kevin Smith无疑是电影才华最面的一位,而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的片,基本就是靠恶趣味支撑的(【Clerks】当然也恶,但同时也有不少后来很难看到的灵光闪现的地方),所以一旦脱离那个拍狗血片【Jersey Girl】,他就很难把握,无聊得几乎不能看。好在仅此一部,他马上又回到了自己擅长的道路上,继续屎尿屁下三路。稍微总结一下他片中对屎的运用就能明白贱格度了:【Mallrats】有粘着屎的手摸粘粘的巧克力吃,【Dogma】有被清香剂打败的屎怪,最近的【Zack and Miri Make a Porno】有便秘女优肛交,结果喷在了摄影师脸上,然后【Clerks】有奸尸,【Clerks 2】有人驴交,呃,不一一列举了。那样的内容永远有观众,但有多少就看时代的造化了。主体不可能总是那么贱,这几年很受欢迎的那个什么阿帕图搞的喜剧,不是在搞恶中有向传统价值观的回归吗?那个是小凯同学玩不来的,我也不喜欢阿帕图的片,人总是有自己特性的,主流过的话,一定会再次边缘的

    分享到: